卻枝

ooc
试图年更的乙女选手
杂食拒腐
欢迎扩列
qq970369286欢迎来找我玩!!!

【阴阳师】你是奇迹所不能成之事

简单来说就是当你因为一些事情上不了游戏许久后重登

以津真天/椒图/萤草/玉藻前

大舅亲情向,亲情向,亲情向,你是他疼爱的侄女儿

大部分gl,请避雷

迟到了不知道多少天的亲友生日专场 @猫苍夜

ooc ooc ooc







【以津真天】
一月还是两月?不知道过了多久你才重新回到了这个世界,刚迈进庭院就看见以津真天正坐在那棵盘虬卧龙枝叶繁密的巨大樱树下,那双鸢色瞳孔平静无波,沉静得像是被夕阳余晖浸染的海面。

她对上你的视线,那片宁静海面像突然起了风,骤然掀起汹涌巨浪,她下意识站起身,跌跌撞撞走向你,不知是因为久坐还是其他原因,她此刻僵硬得像个久置多年破败不堪的木偶。

木偶姑娘那双鸢色眼瞳一眨不眨地注视着你的面容。因为动作不便,一个趔趄,像是快要摔倒,你下意识伸出手将她接在怀中,还没等你从她发间的冷冽气息中回过神来,她已经挣脱了你的怀抱,向你摊开白皙掌心。

你低头,那一片被无数人日思夜想的羽毛就静静躺在她的指间。

她拉过你的手,将那片璀璨得如同午间洒在她发上阳光一般的羽毛放在你手心,覆住你的手背,没有言语,你却感到她的郑重其事。

“请收下它。”连同我一起。

剩下的半句话被她隐在吻上你指尖的唇瓣里。












【椒图】

木屐声由轻及重,房间里清灵秀美的少女对镜梳妆的动作突然顿住,眼见得镜中映出的身影缓步靠近,酸麻的感觉也一点点爬上鼻头。

你拿起桌上的木梳,一手轻挽起她的长发,从发顶到发尾,一下又一下,不紧不慢的动作莫名让她湿了眼眶。她僵着脖颈,感受到你手指温热温度不时擦过头皮,雾气逐渐模糊了视线,少女攥紧手掌,白皙指尖深深掐进手心,她微微仰头,努力把呜咽锁在喉咙里。

当你虚扶住她的肩膀将最后一根发簪插入她的发髻正欲抽回双手时,一只手轻轻拽住你的衣袖,你抬头望见她泪光盈盈却努力微笑的脸。

她示意你蹲下,轻柔摘去落在你发上的花瓣,握住你的手掌抚上她的脸颊,是极为眷恋的模样。

“盼君久留。”










【萤草】

清晨,娇娇小小的少女被鸟叫声唤醒,迷迷糊糊揉着眼睛推开房门,你的身影一下子撞进她视线里。

她不可置信地睁大了眼睛,连平日里万般珍爱的蒲公英都掉在了地上。等她反应过来眼前的人并不是幻觉后,“哇”的一声就扑进你的怀里。

你在门廊上站了半夜,衣裳早就被晨露沾湿,眼见得小小人儿一下子抓住你的衣袖想往怀里靠,忘了她是妖怪,生怕过了寒气过去,赶忙抽手想把她推开。

​她却误会了你的意图,以为是排斥,再也憋不住委屈站在原地放声大哭。

见她哭的喘不过气,你一下子慌了手脚,连忙虚虚环抱住她低声哄诱,等到她破涕为笑踮起脚尖红着脸吻上你的脸颊,才听见她害羞却坚定的话语。

“请不要再离开我了,大人。”









【玉藻前】

和他重逢是在夏日祭,你拿着仙人团子,穿着崭新浴衣穿行于人群之中,五颜六色的彩灯给整个街道笼上了带有奇妙甜味的欢快气氛。

你隐约听到有人行走时手腕上铃铛发出的清脆声响。

五彩斑斓的烟花在头顶炸开,你和周围人群一同发出惊叹,铃声俶尔停止,有坚硬物体轻轻搭上你的肩膀。

你回过头,看见那张熟悉的面具,熟悉的嘴角上扬的唇妆,熟悉的漂亮手掌。

你搭上他向你伸出的手,熟悉的暖意从指尖一直传到心脏,你突然红了眼眶。

“舅舅”

“嗯?”

“我回来了。”

他不答话,将手中扇子递给你,在你接过时伸出空出来的手将你揽在怀中,你拿着扇子靠着他的怀里,小声呜咽起来,像走丢的孩子终于回到了家,委屈的不可自拔。他轻轻拍打着你的后背,像幼时哄着闹腾的你乖巧入睡一样。

“欢迎回家。”






致在下最心爱的小姐


亲爱的小姐:
        见信如晤。
        您的礼物在下已经收到了,开心的同时又觉得惊讶,您竟然会记得在下的生日,毕竟在下…在小姐们中并不算受欢迎。


       您的礼物在下非常喜欢,或许也可以说,不论您给我什么,哪怕不给,在下都是喜欢的。咳…不是花言巧语,只是想到您会看到这封信,这些话就不知怎么的出现在笔下了。


        真是奇怪,为什么想到您的时候心跳会不受控制地加速跳动,为什么心里会涌上非常特殊的感觉,控制不住想去见您的冲动,这种事情在下从未经历过,您可以告诉在下原因吗?


        在下走过很长很长的一段路,看到过无数森林、沙漠和海洋,也曾被它们的壮美震撼过,可是当在下初遇您的时候,才发现,您的眼睛是世界上最美的深邃的却带着暖意的黑色,您抬头微笑的样子,和我恪守的信仰,都铭刻在心。


        在下找到了一片很美的樱花树林,如果您愿意的话,在下可以陪您一起去看吗?或者说,您愿意在下一直陪伴在您身边,陪您看遍世间美景吗?

       师傅教导过在下,身为骑士,必定要足够理智,可是您却身于在下的理智以外。每当听到您有什么意外或者麻烦,在下的心都脱离了在下的掌控,想一下子飞到您的身边,为您隔绝所有的危险,在下这是怎么了。


        您说过不想站在在下的身后,在下虽然很高兴,但还是想把您掩在背后,直到没有什么可以伤害您,因为您的手里,不用拿着比书本更重的东西。


        您是独一无二的,是上天赐予在下的珍宝,没有人比您更能牵动在下的思绪,可是在下知道,这样您很容易成为别人威胁在下的筹码,在下不想您受到任何人的胁迫和威逼,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伤害您,在下也绝不允许。

        所以在下曾疏远过您一段时间——想起来真是抱歉,让您难过了,是在下的错,您想怎么惩罚在下都好,只要您高兴。

       在下好不容易和自己做好了约定,和您保持距离,可是那些辗转反侧,夙夜不寐才做出的艰难决定,全都被击溃在您望过来的不解眼神里。

       在下为您折了一瓶千纸鹤,原本是想送给您的,可是想到您曾经送给在下的那些精美的手工,看了看在下手里歪七扭八的纸鹤……在下似乎除了带您远离危险,什么都做不到,还请您不要嫌弃在下,在下会努力去学习怎样做这些事情。


        在下一直认为,在下这一生都会与光芒擦肩而过,您一直说在下是您的光,可是您不知道的是,您给了在下多少的抚慰和鼓励,在下才能在追求骑士道的路上更坚定地走下去。


        没有人拥有比您更柔软的手掌,更澄澈的心灵,更温暖的微笑。请原谅在下的笨拙,明明有更多想要表达给您的情绪,却只能让它们 被困在笔尖。您可能会说“没有关系,我都明白。”可是在下还是想亲口告诉您。


       写到这里,在下似乎明白了面对您时,那些悸动、慌乱,以及从内心深处迸发的喜悦和渴望是怎么回事。


        想陪您看遍世间景色,想陪您走遍千山万水,直到我们老了,再也走不动了,您就可以靠在在下的怀里,在一个阳光温暖的午后,听在下将我们的往事娓娓道来。

        想触碰您,想拥抱您,想亲吻您,想让您的眼里只有我一个人。这样不堪的渴望对着您纯净的眼神完全无法表露,只能通过书信向您传达。


        如果您愿意的话,可以让在下成为您唯一的骑士吗?为您拓土开疆,为您保驾护航。


        嘘——我亲爱的小姐,别着急着回答,如果您愿意的话,下一次见面时,给在下一个大大的拥抱吧。


        愿安好,岁月无忧。


                                                                  您的骑士   安迷修
                                                                  于2018.05.13


——————————————————————
生日快乐,我的先生
安哥是世界上最好的人了,我不知道怎么样才能把他的温柔内敛写出来,可能与他本人有所出入,在此深表歉意
请更新 @Queen、蔷薇  @猫苍夜  @众卿  @北黎  @阴阳辞

【黄少天x你】我说——我喜欢你!

我说——我喜欢你!
全职男你
撞梗致歉,撞梗致歉,撞梗致歉  纯属巧合
交往前提
有不足请指出,谢谢各位
我是ooc变成的妖怪
感谢阿夜 @猫苍夜 彼岸 @Queen、蔷薇 以及被断网线(。)的督促
写这篇是因为哄彼岸开心(…
可能会有后续(根本没有人会看你在废话什么)
我为什么话这么多(…)







【黄少天】
你说这话时他正盘腿坐在沙发上给屏幕对面青训营的后辈指导,听到你的话语,他手一抖,差点被对面击中,他三下两下解决了对面的那位无辜后辈,合上了电脑,转过身用星星眼对着你。


“靓女靓女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好不好?靓女你最可爱最漂亮最帅气了,一定不会拒绝你可怜的剑圣的小小心愿对不对?对不对?靓女我最喜欢你了你再说一遍嘛!”


你看着他像渴望被疼爱的大金毛的眼神,忍住不笑出声,用指尖戳了戳他的额头,望着他可怜巴巴的脸,清了清嗓子,”我说——我说什么呢?我怎么记不得了?”


看着他一瞬间变成“QAQ”的脸,你笑着揉了揉他的头发,却忽视了他悄悄攀上你腰肢的手臂。


一阵天转地旋,等你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被他压在了沙发上,后脑枕着他的一只手掌。


“你再说一遍嘛靓女,你不说我就,我就亲你了!”


你对着他露出来的尖尖虎牙有点失神,突然鼻尖上覆上了温软的物体,一触即离。


“怎么样!说不说说不说!”


你看着他得意洋洋的样子,没忍住笑出声来,在他恼羞成怒之前,你伸出手臂揽住了他的脖颈,“哇哦我超害怕的,我说就是了。”你把他往你这里揽了一些,对着他隐于发间通红的耳朵坏心眼地吹了一口气,感受到手臂下他传来的控制不住的一抖,语带笑意地开口,“我说——我喜欢你,最喜欢你了!”


红晕一下子从从他的耳根攀上脸颊,他掩饰性地别过头咳嗽了一声,“我早就知道了,只是想听你再说一遍而已,你别得意!”


想了想他又扭过头来,“以后不准离开我,不准用生硬的语气跟我说话,不准说不喜欢我了,不准冷落我,更不准说分手之类的话!”刻意加重了最后一句。


哦我的荣耀之神,要了老命了你的小男友为什么这么可爱!你在心里捧着脸直跳脚。而对着他每天一次的强调性的幼稚发言,你懒得再用言语叙述。



你捧住他的脸,轻柔地吻上他的唇,把他所有喋喋不休的话语和底下所有不安的情绪都堵在这个吻里。



等你放开他的时候,他还是一副呆愣愣的没反应过来的样子,忽视掉他满面的红晕,就像遭受了人生重大打击的样子,你没忍住笑了,戳了戳他的脸。


“怎么啦?黄花大闺女的清白被我这个大魔王夺走了,心里难受?”


没反应。
你看他还是一副呆鹅样,耸了耸肩,掀开他起身刚准备回房间,突然手腕被紧紧握住,接着又搂住了你的腰,生怕你跑了一样。


你回头看到他虽然通红但是掩饰不住渴望的脸,“靓女…再亲我一下!”


“…走开。”


“亲一下嘛就一下就一下真的!或者我来亲你也可以啊!”


“不要我拒绝。”


“就一下!就一下嘛!你最疼我了你不是最喜欢我的吗,就亲一下就好了!”


“行行行,就一下啊就一下。”


“啾~”


“靓女我最喜欢你了你最好了!你也要一直喜欢我啊!说好了的!不行我们来拉个勾吧?要不写个保证?或者定个协约?等我去问问协约怎么写——”


“你好幼稚啊。”


“我哪里幼稚了你说啊你说啊,说不清楚我就亲你了!你别凭空污人清白!我堂堂剑圣——”


“知道你英明神武威武不凡玉树临风风流倜傥了,闭嘴你好吵。”


“嘿嘿~”


而屏幕对面的无辜后辈:…………?等会黄少您话筒没关





——————完—————

感谢您能看到这里,谢谢你们( 能看到这里你们的眼睛还好吗…
我知道ooc很严重写的很崩把黄少写成了一个二傻子(捂脸)给黄少夫人们道歉!
原本打算写的是段子体,写完了老叶的部分到了黄少这里,一下子就放飞了自我没绷住,所以干脆就拿出来写成了现在这个样子(解释什么你就是写的烂
希望你们度过愉快的一天,谢谢